[前言]

前日受台风外围的影响,尽管大风加暴雨气势汹涌,致使水快流急,,但这鱼口却好的出人意表,从第二竿就最先上鱼,虽说开始时间段小鱼多一点,但特别快大板鲫就来了,由于鱼口好,自己就持续作战乘机夜钓,到8点钟收竿这口就没停过,很久没有这样爽过了。而昨天的风雨更大了,多次想出来,但见到暴雨如注,最后还是打了退堂鼓。今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霜降,这令人讨厌的台风最后算是过去了,风雨也都小了下来,到午饭前雨也停了,于是加紧收拾装备,通常钓雨后,拣选冰钓水域的探究,这鱼口也是不错的。食用完饭就出发了。

[历程]

钓点还是放在档案馆码头,12点就赶到达河边,这时已有七八一人在钓了,没有特别情况本人暂时还不愿意更换钓位,问了下状况,鱼口是有的,但绝大多数是小鱼,这就无论它了,只须有口就行,后面大鱼自然会来的。

连续二天的暴雨,河水已涨到与驳岸口快平行了,鉴于走水较快,还是选定选拔斜拉的钓法,还没开钓,老天又下起了小雨,先把伞撑开再考虑,下竿12点一刻。才拉第二竿饵料下去,漂就下顿了近二目,提竿来了条小昂公。

快速穿条就涌来了,还是双飞。

此后基础上均是穿条了

今天的小昂公也多

2点半小雨停了,远处还露出了阳光,由所以暴雨过后又是星期天,下午来钓鱼的人特多,数了下有十七人,在这里本人从没遭受过有这么多人此时钓鱼,自己左边也来了二人,源于上面有柳树,下面还挂底,把他们给逼走了。

钓了二个多小时,穿条上了有二三十条,可鲫鱼一条也没看到。

此后还是穿条,双飞今天受到六七次了,奇怪的是就是没钓到鲫鱼,问了下剩余钓友,他们也只需少数人钓到条把条。

5点钟看不清漂了,接着挑灯夜战,这时其它钓友都已走了,只有后来的老王和老蔡参加夜钓了。

晚上的鱼口还是穿条和小昂公,今天也真是奇了怪了,居然会一条鲫鱼都没钓到。

到七点钟肚子饿了就此收竿,看看鱼获也好笑,六七个小时就上了几十个穿条。

[小结]

没想到霜降首钓即遇寒流,雨后鱼获竟会是一地穿条,这鲫鱼口说没就没了,反差也太大了,想不出这是什么原因?

谢谢观赏!!!

分享到

欢迎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