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伙钓起10公斤大鲤鱼 不料却怪事连连老人让其忏悔赎罪 邻居杨宏兴,三十岁,岁数轻轻却好吃懒做。杨宏兴经常和周忠財、杨法顺三人厮混在一起。不是打麻将就是推三匹、玩赌博,尽干些偷鸡摸狗之事。 小伙钓起10公斤大鲤鱼 不料却怪事连连老人让其后悔赎罪 大前年,冬季垂钓鲫鱼 “十钓” 口诀!,三人同去打麻将,事实打到最终是三归一,输得一塌糊涂,三人还互相责备对方,没有按事先约定的出牌方法,最终造成不赢反输。从麻将室里出现后来到杨宏兴家,三人喝了两瓶啤酒,约好一同去村子后边的龙潭里。 小伙钓起10公斤大鲤鱼 不料却怪事连连老人让其懊悔赎罪 杨宏兴上次打麻将赢钱后,买了一根高档鱼竿,藏在房内潜藏处。他从房内把鱼竿找到来,放在周忠财微型车上。杨宏兴坐在周忠财微型车的副驾驶地点上,杨法顺发动摩托车,向村子后边的龙潭飞奔而去。周忠财一脚油门下去,紧紧跟着周忠财,不一会儿就到达绿树倒影的龙潭前。三人在龙潭边的菜地里刨蚯蚓,还不到五分钟就刨了二十多条。 在鱼钩上穿好蚯蚓,迫不及待地扬起鱼竿,将线抛入龙潭,静静地等待了这类四五格外钟的时间,一直等到不耐烦。在几乎远离龙潭时,却见清澈见底的龙潭里游来一条金灿灿的大鲤鱼,摇头摆尾地觅食,慢慢的朝他们鱼钩前的鱼饵游去。只见鱼漂一沉,杨法顺用力一扯,大鲤鱼上钩了,杨法顺却一跤摔倒。杨宏兴马上接住鱼竿,接连用力扯,金灿灿的大鲤鱼还在鱼钩上。 鲤鱼尾巴在水面用力打水泛起的水波,荡漾出一圈一圈的涟漪。周忠财担心大鲤鱼脱钩而去,因此跑到垃圾堆前找来整个嘛蛇皮口袋。趴在龙潭边上,相就着鱼游水的走势,一下子,就将大鲤鱼网入口袋里,拿到空地上用力扯出鱼钩,鱼嘴扯塌后殷红的鲜血流满一地。三人把金灿灿的大鲤鱼拿到杨宏兴的家中,用秤称量了一下,不多不少,刚好十公斤整。三人欢天喜地把大鲤鱼宰杀。 鱼头与鱼身子分成两段后,鱼头上的鱼眼睛还一动一动地看着他们三人刨开鱼身和肢解鱼尾巴。连煮带烧烤,满满一大盆白水鱼,还有电烤箱上堆积如山的鱼块。烤出油渍冒泡、金黄色的鱼肉来,四处弥漫着一股神奇的香味。三人狼吞虎咽地放肆咀嚼后,竟然连烤得焦黄的鱼骨头都嚼了咽下去。只是在吃辣子面拌生鱼片时,周忠财满露难色,表达出一副奇怪的神情来。怪事后来就屡次三番地产生了。 先是杨法顺的摩托车正常地行驶在平平坦坦的路上,鬼使神差般撞在一棵大树树根上,摩托车好好的,杨法顺却意外身亡了。后来,周忠财的微型车从九转十八弯的山道悬崖边滚下去,周忠财落了个半残废。翻过年来,杨宏兴又得了怪病。杨宏兴患病最初先不高度重视,感觉只是嘴角抽筋,到后期打针吃药不起效后,又到大医院里做遍了一切检查。大医院做完审查后,说什么欠缺都没有。 但是杨宏兴唯有一在家里就反屡次复地浑身痛心,到达后期走动都非常艰辛。离村子五公里远的地方,有整个废弃的鱼塘。鱼塘的小瓦屋里住着一个快九十岁的老寿星。老人二十八年前从县中医院退休下来的,之前当过县中医院院长,熟读《神农本草经》、《针灸甲乙经》《八十一难经》《脉经》和《黄帝内经》,对深圳儒家群经之首的《周易》也有过初步的探讨。 等杨宏兴找出他的时候,仙风道骨的老人跟他谈了些天地宇宙的自然次序,以及顺应天地大宇宙与人体小宇宙产生和谐有机整体的概念。又说,病到了打针吃药不行,就是民间所说的 神药两解 也不行的时刻,相较来说也就是在医学弧度是彻底绝望了。 老人在陈述中又增加了一句: 我听一位前辈高人说过,在各种宗教里面,懊悔都是洗涤人类的心灵最行之有效的对策,对本人所犯下的伤害人们、摧残生灵的过去,要做彻透彻底的忏悔;另外,放生也是一条延续自己生命的一个对策,你还可能尝试,大致还有救。喜欢念佛的话,念念佛更好,断除哀愁,扫除杂念,对治病疗伤都很有很大的益处。 杨宏兴断断续续地照老人的方法,做了一段时刻,身体时好时坏,反正就是想死死不了,想活又活得伤心。就这样,杨宏兴当今还活在人间。不知他是否一如既往地照老人讲的法子做下去?不妨他会因这一个怪病早早地远离人世,可以他今后还会快开心乐地活着。

欢迎留言